新闻动态
NEWS


2020年上半年中国专利统计数据述评  


作者:张汉国



前  言


7月9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在京举办2020年第三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集中发布专利、商标、地理标志、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的半年统计数据,以及这些数据体现出的我国知识产权事业进展情况和发展趋势。作为一名知识产权从业者,现针对其中的专利统计数据信息,做一个简要评析。


关键词专利、统计数据、2020年


一、专利申请信息

(一)专利申请量信息

公开信息:

“上半年,我国发明专利申请68.3万件”[i]


“上半年,我国国内三种类型专利申请219.5万件”,并给出了如下结论:国内专利申请态势整体平稳,充分显示我国市场主体积极应对疫情,加快推进复工复产。


简评:

与去年同期一样,在新闻发布会上只公开了发明专利申请量,没有公开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申请量[ii]。笔者赞成在新闻发布会上不公开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申请量信息。政府部门发布什么统计信息,往往有导向作用。专利申请尽管是权利人自身的自愿行为,但是政府为了实现自己的政策目标,往往需要对其进行引导。中国的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申请量早已非常庞大,今年上半年分别为127.2万件和32.9万件,远远超过其他国家,不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有助于淡化这两个量,向社会传递出这两个量并不是很重要、并非政府关注重点的信息。故笔者揣测,这或许就是新闻发布会上没有公开上述两个量的原因。


在发明申请量中,只公开了量,但没有公开变化率。对统计信息而言,变化率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往往会公开,在2019年的公开信息中就有变化率。2019年公开的信息为:“2019年上半年,我国发明专利申请量为64.9万件,同比下降9.4%”。


根据笔者的测算,今年发明专利申请量的变化率应该是“同比增长5.2%”。今年的新闻发布中没有刻意指出变化率,个人理解是对发明申请量的一种淡化,传递给外部一种信息,即发明申请量多点少点、增加还是减少对于现今中国而言其实并不那么重要,能够大致稳定就行。发明申请量的增减本应是蛮重要的,可是为什么这里要淡化呢?背后隐藏的一个因素或许是,现在的发明申请量同样已经很多,对现今中国而言,发明申请量的不足问题已然不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或者说对于发明申请而言中国已经过了追求量的过程(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专利申请追求量的过程更是早已过去),现在关注的重点是除了量之外的其他方面,比如质量,实施,管理和运用,等。而就量来看,笔者认为每年增减只要不超过10%,应该都可视为“整体平稳”,无需太过关注。


从这两年公开发布的信息来看,传递出来的淡化数量、不再追求数量增加的信息是非常必要和值得称赞的。数量、质量对于国家和企业而言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就一个国家而言,数量和质量是不能同等看待的,应当是质量优先,没有质量的数量是坏事而非好事,没有数量的质量其弊端却明显要小得多。而就一个企业而言,一定量的数量往往有助于市场竞争,而且在不同领域、不同发展阶段,数量和质量呈现出不同的关系,孰轻孰重,不能一概而论。政府对于促进专利申请质量的提高是有责任的,但是对于数量而言却并无特别的责任。以前就是太过于关注数量,忽视了专利申请的基础是创新成果,过多的明显超出创新实力和创新成果的专利申请数量,会扭曲专利制度促进创新的基本价值功能,有损中国专利的声誉。


申请行为是当事人的自主行为,政府部门要做的是进行正确的宣传引导和降低获权成本。这些年政府部门对专利申请资助中存在的不当资助的反思和清理,以及对审查质量和标准的把控,使专利制度尽量运行在更贴近市场经济的状态,有利于真正实现专利法制定初衷,希望能够一直坚持下去。其实,去掉那些扭曲中国专利申请的影响因素,例如各种各样的不当财政补贴,专利申请量呈现出来的状态才是真实的状态,该是多少就是多少,多些少些都很正常,关系也不大。


关于专利数量和质量的问题。在很多的语境下,专利的数量问题和质量问题都是分开来阐释和说明的,笔者理解这可能是从逻辑出发想把问题说的更清楚,不过这样也易出现误导。笔者认为,就专利制度运行的有效性来看,专利的数量问题和质量问题不宜拆分为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来说,而是要始终把其作为不可分割、辩证统一的整体来认识和看待,两者之间任何时候都是质量为核心,即只有有质量的数量才是真正的数量,不宜提什么时候数量优先、什么时候质量优先的问题。这个问题只有针对具体的申请人而言,才是一个适宜的问题。


有两个方面的指标可以用来表征专利申请质量和专利权质量,一是专利申请审查授权的情况,二是授权后因不交年费而导致专利权被放弃的情况。第一个方面的核心指标是授权率,这是用来表征专利申请质量的。当然,这个指标要起到作用,前提是审查标准自身适当且审查员适用审查标准时把握适当、一致。在此情况下,授权率越高说明申请质量越高,反之亦然。第二个方面的核心指标是授权后不同年限内因不交年费放弃的数量和比例,这是用来表征专利权质量的。当然,这个指标要起到作用,前提是专利权人决策时是基于自身需要在综合考虑经济和市场竞争因素后作出的决定,其决策并未受到外部因素的不当影响,未被扭曲。在此情况下,如果授权后无费放弃量越多、放弃率越高,放弃时的年限越靠前,就说明专利权质量越低,反之亦然。这两方面的指标中,由于是否放弃专利权是权利人在市场环境下自己衡量利弊后做出的理性选择,因此第二个方面的指标往往更具有说服力。


(二)发明专利申请人信息

公开信息:

 “上半年,国内申请专利的企业为22.9万家,较上年同期增加3.2万家。国内企业共提交发明专利申请40.4万件,同比增长12.0%。国内发明专利申请中,企业所占比重为66.6%,较上年提升3.2个百分点”,并给出了如下结论:国内企业专利申请主体地位不断巩固。


简评:

国内申请专利的企业数同比增加了3.2万家,去年同期为19.7万家,换算下来增长了16%,表明有更多的国内企业进行了专利申请,加之国内企业发明专利申请增长了12%,国内申请中国内企业所占比例提高,这三个数据有力地说明了申请发明专利更多地成了企业这一市场基本主体的事情,这无疑是值得欣慰的。


二、发明授权信息

公开信息:

共授权发明专利21.7万件。其中,国内发明专利授权17.6万件。在国内发明专利授权中,职务发明为16.9万件,占96.0%;非职务发明0.7万件,占4.0%。上半年,国内(不含港澳台)发明专利授权量排名前3的企业依次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2772件)、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1925件)、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432件)。


简评:

单看量,不是很能说明问题。就授权发明专利量来说,2019年是23.8万件,2020年21.7万件,同比下降8.8%。其中,国内发明专利授权2019年19.2万件,2020年17.6万件,同比下降8.3%。由此可见,国外发明专利授权下降得要更多一些。

 

授权量取决于审查完成量(即完成审查的专利申请的数量)以及授权率。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公开信息中没有发现审查完成量和授权率的信息,根据笔者的推测,导致授权量下降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今年上半年疫情带来的客观影响,导致审查完成量的降低,另一个则可能是授权率的下降。


从授权量中的职务发明占比来说,占比达到96%,比之2019年的95.2%又有了进一步的提高。随着时代的发展,现今完成发明创造需要投入的资源越来越多,靠个人单打独斗作出发明创造越来越难,所以整体趋势是职务发明占比越来越高。就专利权的质量而言,总体也是企业专利申请质量优于个人专利申请质量。所以,职务发明专利占比提高是好事。当然,鉴于目前职务发明占比已经高达96%,后续即使该比例不再继续提高也没有关系。需要注意的是,在国内存在一种现象,有的公司负责人会将原本是职务发明的专利选择以个人名义申请专利,因此根据笔者的推测,实际的职务发明的发明专利申请占比应该比96%更高一些。


从授权量排名来看,国内前三依次是华为、OPPO广东和京东方,这些都是电子通讯类企业,电子通讯类企业专利的一个特点是专利多且密集,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医药公司一年能够产生这么多的专利。


三、专利拥有量信息

公开信息:

截至2020年6月底,我国国内(不含港澳台)发明专利有效量199.6万件,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14.3件。上半年,我国国内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排名前3位的省(区、市)依次为:北京(141.5件)、上海(56.1件)、江苏(31.9件)


此外,经查询,2019年6月底同期的数据是,我国国内(不含港澳台)发明专利有效量174.0万件,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12.5件。我国国内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排名前3位的省(区、市)依次为:北京市(121.8件)、上海市(50.9件)、江苏省(28.5件)。

 

简评:

2019年6月底,我国国内(不含港澳台)发明专利拥有量为174.0万件,故2020年同比增长14.7%,这个速度还是比较惊人的。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有效量指标是国际上通行的衡量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科技实力的重要指标,该指标自2011年列入国家“十二五”规划中需要考核的指标以来,近十年来获得了长足发展,从十年前的不足2件提高到目前的14.3件,无疑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就国内各地区的具体排名来看,排在前三位的依次是京沪苏,这一排名挺稳定,2018年、2019年也是这个排名。排在前几位的地区,其科技创新实力确实很强,对专利工作也很重视。就增长率来看,排名前三的地区中,排名第一的北京反而最高。根据笔者的推测,这除了北京确实强悍的科技创新实力外,或许另外一个因素也起了些作用,不少科技类企业的总部设在北京,其在全国其他地方做出的研发一并记到北京总部名下。至于该因素影响有多大,因缺乏数据而无法给出结论。


根据上述公开信息和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官方网站上获得的信息,我们可以得到过去一年里失效的发明专利权的数量,这是一个有意义的信息。在2019年7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的一年期间,国内发明专利授权量为:360919(2019年全年授权量)-192326(2019年上半年授权量)+176014(2020年上半年授权量)=344607件,即34.5万件。可以计算出上述时间段内失效的发明专利量为:174.0+34.5-199.6=10.9万。这个失效量由四部分构成,一是因为不交年费而放弃的专利,二是专利权人自己声明放弃的专利,三是专利20年到期后终止的专利,四是被全部宣告无效的专利。由于第二、三项数量极少,可以忽略不计,第四项按照0.1万件估算,故可以估算出专利权人因为不交年费而放弃的专利大致在10.8万件。笔者以为,在当前保有量199.6万件的情况下,该数据还是比较健康的。当然,如果可能的话,对国内专利权人无费放弃的10.8万件左右的专利权进行实证分析,会是一件挺有意义的事情。


四、PCT国际专利申请量信息

公开信息:

2020年上半年,共受理PCT国际专利申请2.95万件,同比增长22.6%。其中,国内2.68万件,同比增长20.7%。上半年,PCT国际专利申请受理量排名前3位的省(区、市)依次为:广东(1.09万件)、北京(0.38万件)、江苏(0.33万件)。


此外,经查询,2019年上半年,共受理PCT国际专利申请2.4万件,同比增长4.9%。其中,国内申请2.2万件,同比增长2.8%。


简评:

在专利申请资助政策没有被滥用的情况下(曾经在个别地区比较严重,经过知识产权管理部门的打击和防范,以及资助政策的调整,已基本可以忽略),PCT国内专利申请量基本可以视为高价值专利、优质专利的代名词,能说明不少问题。一是国内量越多,说明国内高端专利申请越多。二是国内量可以说明国内权利人“走出去”的愿望、规模和需求。2020年PCT国际专利申请从总量上和国内量上,增长均超过20%,明显高于2019年的增长率,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正如国家知识产权局发言人所言,“这表明,面对疫情冲击带来的形势变化,我国企业对国外市场前景依然保有信心,坚持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积极开拓国际市场,稳妥有序推动‘走出去’。”


广东的PCT申请数量,位居全国第一且明显高于其他地方,尽管未见广东PCT数量构成的明细,但估计主要原因应是华为和中兴通讯位于广东,其PCT申请数量非常大的缘故。


五、专利复审和无效信息

公开信息:

2020年上半年,共受理专利复审请求2.62万件;结案2.57万件。受理专利无效宣告请求0.26万件;结案0.43万件。


此外,经查询,2019年上半年,共受理复审请求2.3万件,同比增长22.9%;结案1.7万件,同比增长11.0%。受理无效宣告请求0.28万件,同比增长12.8%;结案0.29万件,同比增长18.9%。


简评:

复审和无效量很有意义。不过从2020年发布的内容来看,并没有发布增长率,笔者估计是采用和发明专利申请量相同的淡化增长率的思路,这与2019年发布的具有增长率的信息存在不同。


从复审请求量来看,2020年同比增长13.9%。由于不知道驳回决定量的增减情况,所以13.9%的复审请求量增长率是否正常,是好是坏,还难下定论。不过仅从增长率来看,或可说明专利申请人更加重视自己的权利,在申请被驳回时勇于寻求后审救济,以至于复审量有较大增加。


无效受理量降低7%,按照正常的发展,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降低,笔者估计与今年年初发生至今尚未结束的疫情有关,故适当的减少应属正常,并非反转信号。从长远来看,专利权将会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专利维权和由此产生纠纷会越来越多,故无效受理量总体趋势应当还是会有所增长。


六、专利审查周期信息

公开信息:

2020年上半年,我国发明专利审查周期20.3个月,高价值专利审查周期15.2个月,实用新型审查周期6.4个月,外观设计审查周期3.2个月。

 

此外,经查询,2019年上半年,我国发明专利审查周期为22.7个月,高价值专利审查周期为20.5个月,实用新型审查周期为6.2个月,外观设计审查周期为4.0个月,专利复审请求审查周期为11.7个月,专利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周期为5.0个月。


简评:

审查周期,除了实用新型略有延长外,其他的均明显减少,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根据笔者的了解,为了大幅缩短审查周期,满足社会公众的需要,国家知识产权局系统为此付出了巨大努力,殊为不易。


有意思的是,此次没有在发布会上公开无效审查周期和复审审查周期,不知是基于何种考虑。这两个周期数据比较重要,外界也比较关注,特别是无效审查周期。专利无效案件多和民事侵权案件联系在一起,缩短无效审查周期有助于专利权的权利保护和纠纷解决。我国的无效审查周期去年同期是5个月,扣除法定程序所必须的时间外,该审查周期已经很短,在国际上也是领先水平,能够做到很了不起。该审查周期即使变长一些也没有关系,何况还有疫情的原因。


在缩短争议解决程序的周期上,现在规定对于复审和无效决定,不服的可以在3个月内向人民法院起诉,其实大可不必规定如此长的起诉期限,要是能够改为1个月,则能起到立竿见影的缩短周期效果。对于无效审查周期,笔者认为6个月左右审结都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有程序要求,毕竟无效审查的专业性很强,审查周期压缩到一定程度即可,更加需要关注的还是审查结论的正确性。


七、专利保护和运用信息

公开信息:

上半年,全国各省(区、市)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案件总量5320件。全国专利商标质押金额853亿元,同比增长45%,质押项目数4678项,同比增长52%。其中,专利质押金额651亿元,同比增长61%,质押项目数4171项,同比增长54%。


简评:

在专利的保护上,去年同期新闻发布会上公开的信息中,包括了专利执法数据,内容是,“2019年上半年,全国专利、商标行政执法办案实现综合执法,共查处专利侵权假冒案件6529件,查处商标违法案件1.15万件。”此次没有公开专利执法数据,笔者理解应该是政府部门内部分工的原因,可能会由其他政府部门来公开。

 

在专利的运用上,专利质押金额和项目数是专利权运用中的重要指标,同比增长分别为61%和54%,确实很鼓舞人。


八、总体概括(代结束语)

从2020年上半年公开的统计信息来看,总体还是很鼓舞人心的,在疫情期间能够保持这样的成绩,喜多忧少,令人欣慰。下半年,衷心希望中国疫情和世界疫情早日过去,中国专利事业发展能够拥有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在优化创新资源配置、促进科技创新和经济发展上取得更好的成绩。





[i] 本文所引用的所有统计数据,均来自国家知识产权局官方网站。


[ii] 本文所说的“没有公开”,指的是在此次记者发布会以及随后的国家知识产权局新闻稿上没有公开,并非指国家知识产权局没有公开该数据。长期以来,国家知识产权局根据《专利法》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公开有大量的专利统计信息,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国家知识产权局官方网站上查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